2009中國教育小康指數:“40小時網癮標準”出臺內幕

2017-01-17 15:52:08 來源:中國小康網-小康雜志社 作者:蘇楓 責任編輯:龐瑞澤 字號:T|T
摘要】風暴中心的衛生部三緘其口,連續九天,衛生部精神衛生處電話一直無人接聽。制訂網癮標準的負責人除了否認“40小時”為不實消息外,亦不愿透露此標準的制定方式。

  中國小康網 “每周上網40小時就是有網癮”的網癮標準被衛生部否認,本刊深入調查顯示衛生部已經確認的定論為:網絡成癮是廣義的精神疾病;治療網癮以藥物和心理治療為主;電擊療法暫停使用。

  “每周上網40小時就是有網癮”,中南大學精神衛生研究所某博士批露的這一網癮標準,引發軒然大波。在兩位少年猝死“網癮訓練營”的背景之下,網癮疑似治療標準的出臺遭到了諸多圍攻,各路網癮治療專家紛紛出馬,在指責“40小時網癮論”不科學的同時,都力推自己制訂的網癮診療標準。

  風暴中心的衛生部三緘其口,連續九天,衛生部精神衛生處電話一直無人接聽。9月9日下午,精神衛生處一女性工作人員一接電話,得知記者詢問網癮標準制訂進度,重重摔下了電話。制訂網癮標準的負責人除了否認“40小時”為不實消息外,亦不愿透露此標準的制定方式。

  “你就拿這皮筋使勁彈自己的手”

  “前幾天報紙說的40小時就是網癮,那個不科學。那個人也不是我們項目組的。他說是我們項目的,但是我們項目沒這人。我就是項目負責人,現在網絡成癮的標準還在做,暫時不會公開發布。”田成華,衛生部網癮診療標準課題組負責人斷然否定了此前流傳的網癮治療標準。

  8月28日,網癮患者劉菲(化名)到北醫六院就診,在排隊半個小時后掛到田的專家門診號。田成華是北京大學第六醫院精神科主任醫師,主治網絡成癮、煙酒成癮等。1點半田開始接診,在等候了4個小時候后輪到劉菲看病。整個“看病”過程歷時17分鐘,花費30元。

  22歲的劉菲從初中開始迷戀各種網絡游戲,一直到大學畢業,自己控制不了的想上網,目前與父母同住。田成華針對劉菲的情況開出了兩個“藥方”:“你每天固定個上網時間,比如每次30時,其他時間就把筆記本電腦交給你的父母保管,他們不在家的時候,讓他們把房間鎖上。”第二個藥方是:“你弄一個鬧鐘,就是定上時,比如兩個小時,到點你不管怎么按它都響,你就必須關電腦,不管當時正在干正事還是玩游戲!你弄一根橡皮筋,放電腦旁邊。到點還玩的話,你就拿這皮筋使勁彈自己的手,把自己弄得很疼。多試幾次,就管用了,你就知道疼了。”

  田成華解釋說,之前有個病人也是大學生,天天上網吧玩游戲,別的什么都不干。田成華的藥方是勸他休學回農村,干一個夏天農活,體會生活的艱辛,或讓他到社會上去,自己養活自己,體會掙錢的不易。他后來再到醫院來說,終于想開了,不打游戲了。“但是你不一樣啊。我們一般不會給女孩提這樣的建議,讓女孩去自己掙錢去。”田成華對劉菲說。

  劉菲看完病后,買了根漂亮的皮筋,直接系在了自己的頭發上。那天晚上當她習慣性地坐在電腦前的時候,似乎已經忘了后腦勺上那根皮筋的作用。

  這種治療方式如果是按即將制訂出臺的網癮診療標準來執行,看起來相當容易。

  “網癮”標準課題之爭

  田成華并不是第一個準備制訂標準的人。

  診斷網癮的標準其實一直有人在做,早在2005年11月,中國青少年網絡協會的《中國青少年網癮數據報告》就提出了國內首個網癮評測標準。

  陶然,北京軍區總醫院成癮醫學中心主任,近年來與偏居武漢的陶宏開齊名,人稱“東邪陶然,西毒宏開”。陶然的網癮標準在2008年6月被軍隊衛生部采用,陶然說:“這在我們軍方已經到頭了。軍隊的衛生部,是跟國家衛生部平級的。”

相關推薦


解讀中國 關注民生 引領休閑
掃碼關注中國小康網公眾號
ID:chxk365
返回頂部
时时彩后二杀号稳定 师宗县| 苏尼特左旗| 兴隆县| 西林县| 日照市| 武隆县| 奉贤区| 新昌县| 陕西省| 绵竹市| 醴陵市| 专栏| 龙里县| 花莲县| 三台县| 夹江县| 南宁市| 碌曲县| 武隆县| 龙川县| 舞阳县| 阿克陶县| 乐业县| 大方县| 来宾市| 涪陵区| 禄劝| 两当县| 台北县| 和硕县| 邢台市| 平乐县| 榆林市| 旺苍县| 临西县| 姜堰市| 河津市| 鹤岗市|